娱乐资讯

供应链金融科技是抵御周期的良药吗?

  有统计说中小微企业平均存活时间只有3-5年。融资难、融资贵、抗风险能力低,这几乎是全世界中小微企业共同的特点。一笔应收款、一笔租金都可能压垮一家小企业。

  如果将中小微企业视作整体,那么力量无疑是强大的。它们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但分拆成个体来看,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中小微企业大多都存在高风险。它们缺乏用以抵押的资产、也没有清晰的财务报表、业务可替代性太强、平均存活时间3-5年,放贷承担的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

  中小微企业自然并非全无金融工具可用。依附在供应链上的中小微企业如果能拿到稳定的合同订单,则可以有效疏通整个产业链供应链资金脉络。

  事实上,早在20世纪初,俄国农民可以选择在谷物市场价格较低时,将大部分谷物抵押给银行,用银行贷款维持生产生活;而在市场价格回升后,再卖出谷物归还银行本金利息。由此,农民可以获得比收割时节直接卖出谷物更高的利润。这是供应链金融的早期形态。

  此后百年,供应链金融围绕着供应链各个环节,发展出保理融资、采购融资、仓单融资、动产融资、票据融资以及信用融资等不同形态的产品,但归根结底还是以真实交易关系为根本。

  自2006年深圳发展银行在我国率先推出供应链金融产品,如今的供应链金融早已进入智慧化时代,也在近年来成为中央和地方政府关注的热点。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相继出台关于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的政策文件,提出多措并举保持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等发展要求。

  事实上,越是在宏观经济环境复杂时期,供应链金融业务增长越迅速。当然,风险也伴随而来。2008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各国商业银行都在实行信贷紧缩。但在2009年一季报,工行、交行、招行等六家上市银行新增贴现4558.25亿元,较上年底增长 66.4%。在2022上半年,全国票据承兑累计签发14.1万亿元,同比增长14.6%;上半年累计承兑占GDP比重达到25%,较去年增长0.8个百分点。

  这些数字无不说明中小企业对供应链金融的需求和商业银行对供应链金融业务的重视。而推动供应链金融发展的不只是小微企业的成长瓶颈,还有产业数字化发展。

  随着工业4.0时代的到来,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逐步构建。现代企业对生产要素配置、信息指数监测的要求越来越高。供应链金融的生态在各要素生态的推动下也不断创新,变化出新的形态。

  传统的由商业银行与核心企业主导的供应链金融模式存在一些弊端,比如信息不对称、相关主体利益偏差、无法精准滴灌中小微企业、核心龙头成为“影子银行”等。而互联网公司尤其是电商平台所掌握的信息正好可以发挥作用。

  以B2B电子商务平台的供应链金融模式为例,电商平台通过买卖双方大量交易信息,根据客户的需求为上下游供应商和客户提供金融产品与融资服务,自身则扮演担保角色,而资金来源主要是商业银行。

  在“科技”这一新生产要素引进之后,越来越多科技公司把目光投向2B业务。基于此,更多企业抢滩供应链金融是顺其自然。

  以京东为例,实际上,京东最早涉猎供应链金融科技更多还是解决企业自身发展问题。供应链金融服务为京东带来了收益,提升了毛利率还有资金利用效率。

  2013年10月,京东供应链金融科技推出第一款保理融资产品“京保贝”,包括应收账款池融资、订单池融资、单笔融资、销售融资等多个产品。此后,京东科技陆续推出了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采购融资、动产融资、仓单融资、信用融资、融资租赁、企业支付、票据平台等多种供应链金融科技产品和服务。

  近年来京东强化自身实力的同时,其供应链金融科技的内涵也越来越广,不再局限于京东生态内,已经从京东供应链,走向更广泛的产业供应链,进化成对外输出供应链金融科技服务平台的系统性方案解决商。

  日前召开的2022京东供应链金融科技峰会上,京东科技展示出沉淀十年、充分解耦之后打造出的综合型一体化的供应链金融科技平台,对外输出以服务更多客户和合作伙伴。该平台面向地方政府和核心企业推出,是模块化可拆解的开放部署平台,涵盖十大供应链金融科技业务系统,既可采用SaaS模式,又可采用SaaS+本地化结合的部署方式。

  科技公司的赋能给了供应链金融更多的可能。数字化、云平台既让中小微企业完成从传统商业向数字化转型,又可以整合多种信息流帮助企业进行决策,更透明和规范的数据管理也可进行更全面的风险评估。供应链金融科技企业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企业转型和治理专家。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到2021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净增长11.82万亿元,累计增长168%,而同期营业收入只增长51.7%,从账款回收期看,2021年相对于2011年,多增加了19.7天。

  这个数据一方面显示我国产业链、供应链规模增长,但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中小微企业回款压力在增大,供应链金融服务仍需降本增效。

  推动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供应链金融发展关键所在。如前所述,数字化转型可消除中小企业与金融机构之间的数据壁垒、改善信息不对称、缓解融资困境。但在疫情之下,原本资金紧张的企业主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成本望而却步,对于数据价值认识还不清晰。即便投入数字化转型,也常有急于求成,最终失败的案例出现。

  2020年7月,复旦平安宏观经济研究中心通过实地采访和问卷调查上海市某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内近百家企业,发现超过2/3的受访企业还未在生产经营活动中使用人工智能或大数据;超过64%的受访企业从未使用互联网金融获得融资;在使用过互联网金融的35家受访企业中,只有1家企业的互联网融资占比超过 50%。

  “众多互联网公司和ICT企业正在努力帮助它们解决转型中的困难,形成更稳定的互动与合作关系。不同的生态叠加融合,形成产业链上下游的配合,多边市场效应形成的信息交流会推动资源要素加快循环。在复杂经济格局下,不失为共同抵御风险、对抗周期的策略之一。”行业人士表示。

  数据显示,京东为中小微企业赋能效果明显:从周转效率看,去年Q4京东存货周转天数30.2天为行业当前最低水平,应付账期过去3年缩短近15天。京东供应链金融科技在今年618期间为产业链上下游上百万家中小微企业,累计提额超120亿元,减免息费金额超2亿元。

  解决中小微企业困境、推动工业4.0发展,供应链金融企业的不断进化,最终受益的是全产业链——大家一同抵御风险的韧性。毛细血管连接动脉和静脉,血液流动,经济才能向好。

  供应链金融科技是否能成为抵御周期的良药?让我们拭目以待。也欢迎在评论区说出你的看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