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资讯

推线上艺术课 互联网公司入局老年教育

  与传统老年大学以线下课为主不同,互联网公司的老年课堂以线上教学为主,课程设置大多以音乐、艺术等兴趣课居多,年收费一般在3000-5000元不等。“相当于老人一次国内游的水平”是这类公司定价的逻辑。从市场基础看,目前尚处于培育期,据机构提供的数据显示,北京、上海和成都三地的老人在网课端最为活跃。

  家住朝阳区的左阿姨,一年前在朋友的推荐下,尝试通过某线上老年兴趣服务平台在线月报名开始学习,现在已经进入了第六个学习阶段。“课程安排是每周有三节线上课,其他时间我自己练习,一周基本天天都在摸葫芦丝。”已经退休20年的她,在这一年,把自己的退休生活从做家务+遛弯,变成了做家务+遛弯+葫芦丝。

  相比孩子上网课时全家人的“如临大敌”,左阿姨的网课之旅更加独立和愉快。“我们老年人学东西比较慢,我又是零基础学习。现在的课程不管是上课安排还是老师的讲解,都比较适合我们,能让我跟得上。”据左阿姨透露,不只自己,她身边还有很多一起参加社区活动的好姐妹也报了名,开始零基础学习乐器,线上的同学不仅有新朋友也有老熟人。“有个70多岁的姐姐不仅报了葫芦丝,还报了二胡和电子琴课,非常厉害。”左阿姨谈道。

  谈起学费价格,左阿姨也表示十分能接受。“每年3000多元的学费还是比较划算的,因为我们之前也陪孙子上网课,和他们的各类学科培训相比,我们的这个葫芦丝课,一年才花3000多块,也就是我出去旅游一次的花费,不算贵。”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多家提供线上老年兴趣类课程发现,它们有的以年课形式收费,平均价格在3000-5000元左右。有的以收取VIP会员年费的形式收取,每年300-500元左右。

  与双减K12学科类的培训完全不同,绘画、声乐、乐器这些充满艺术气息的兴趣课,成为深受时下老年人最喜欢的网课类型。

  红松提供的平台数据也显示,自2020年成立至今,该平台上热度排名前三名的课程分别来自声乐、乐器和绘画这三个细分品类,而从全国注册用户的地域分布来看,前三名分别是北京、上海和成都,用户的活跃时间主要集中在早上8点半到11点和晚上7点半到10点。

  “这些时间是老年人相对空闲的时间。”素履咨询创始人郁苗分析指出,这段时间往往老年人已经做完家务、送完孩子,也锻炼完身体了。“和上班族的时间不同,老年人在上午有比较完整的休闲时间。同样,晚间也是他们的休闲时间,有老人选择跳广场舞,也有老人愿意在线学习。”

  据退休人群兴趣生活服务平台红松公司联合创始人何嘉介绍,在传统的老年大学里,绘画类课程很容易实现一对多,但是乐器类则需要一对一指导:“音乐课的师资要求更高一些,因为不能同时辅导多名学生,而通过互联网平台就可以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与K12教育或成人教育依靠功利因素(升学、考证)不同,老年人学习完全在于自驱力,也就是通常老人嘴里说的‘圆梦’。”何嘉表示。据60加研究院发布的《中国老年文娱产业发展报告(2020)》显示,满足兴趣是老年教育的需求方向,与传统教育相比,老年人群没有对职业生涯的追求,更多的是通过参加培训班、讲座等形式来满足自身的兴趣需求。

  老年人爱上网课,真的是为了学知识吗?何嘉表示,老年人线上学习背后,是这一群体对于社会参与度的强烈渴望,以及对线上学习陪伴过程中带来的精神愉悦的享受:“重塑老年人的时间价值有很多方式,目前涉足该领域的创业公司很多,每家的切入角度不同,但本质上都是希望通过多元化的服务让退休生活更加丰富,扩大社交圈。”

  相关报告显示,退休后的老人,大部分面临着社会关系整体衰减,生活圈从职场缩小到家庭的困局,缺少能够发挥社交性的场景。网课正在成为帮助他们重新建立社交关系的新载体。

  左阿姨对于自己的网课生活就很满意,一来每周都有固定的线上小组课,可以和其他同学交流学习葫芦丝的心得,另一方面线上的老师还能定期批改作业,及时纠正左阿姨的吹奏问题。“我们的学习小组打卡都可认真了,我还拉着社区里的好几个同龄人一起学,有时间的时候我们还会一起去社区的老年活动中心一起排练,参加社区的表演活动。”左阿姨的退休生活社交圈,随着学习网课而进一步拓宽了。

  学网课已经成为了老年人排解孤独感的一个好渠道,北京市西城区统计局、西城区经济社会调查队最新发布的《2022西城区健康养老白皮书》也在佐证这一点。据报告数据显示,11.2%的老龄群体认为,“对外界失去好奇心”标志着老年的到来,伴随着老龄化程度的加深,老年人的心理健康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孤独感”。据调查显示,除了出门遛弯和适量运动,老年人缓解孤独最重要的方式就是“培养兴趣爱好”。

  何嘉也指出,老年人的学习不是目的,而是方式和手段,最终是为了排遣郁闷。“老年网课在从最初更注重老年人的学习成就需求,到现在的产品设计注重老年人的兴趣满足与社交需求,都是为了根本上解决老年人的需求问题。”

  扎堆进入、批量上课、低价撬动……当下的老年教育领域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互联网”痕迹,然而与动辄上亿基数的K12相比,老年教育市场的底数有多少?空间有多大?

  以北京为例,在此前召开的“2022智慧康养高峰论坛”上,北京市老龄办、北京市老龄协会发布的《北京市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21)》曾披露:“2021年全市经常参加教育活动的60岁以上常住老年人总数为57.8万人”,而截至2021年底北京市60岁及以上常住人口441.6万人,占常住总人口的20.18%。换句线岁及以上常住人口中,只有13%的人群经常参加教育活动。

  “北京65岁以上常住人口311.6万人,441.6万人减去这部分,大概有130万的60-65岁的人群,我们叫年轻老人,他们各方面身体机能还比较健康,在不出门旅游的时间里,靠着网课打发时间,或许是这一代退休人群新的生活方式。”据某老年学习平台的相关负责人透露。

  作为老年人继续教育供应需求两端走的都比较靠前的城市,北京也仅有13%的老人经常参加教育活动,老年教育的未来市场空间还有多大?郁苗分析指出,老年教育在未来还有着较大的增长空间。“一方面由于经济状况的发展;另一方面随着年龄迭代,现在的中年人会逐渐变成老年人,他们适应终身学习的模式,也具备检索信息的能力和学习能力。老年大学是个较为长期的项目。”

  就在今年2月,《“十四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服务体系规划》正式印发,其中重点提到要积极推进中老年教育培训体系,增强他们的获得感、幸福感与安全感,实现中老年群体“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

  毋庸置疑,眼下的老年教育正处于起步阶段。加入这一领域的社会力量越多,越多人关注,老年人才能有更大的选择空间。未来是否会有更多力量加入老年教育领域也值得期待。关注老年教育赛道的投资人也指出,聚集了老年人精准流量的互联网公司,未来总要考虑流量二次变现的问题,但什么业务可以开展,什么业务风险较高,还需要团队谨慎评估。是通过第三方合作的方式开展业务还是自营搭建团队业务,则对想要在老年人学习市场深耕细作的公司提出了新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