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资讯

互联网“拆墙”进行时 支付巨头频频“互动”

  近期,支付宝已支持给微信、QQ好友转账的话题登上热搜。《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在支付宝内,在不需输入对方支付宝账号的前提下,微信、QQ等社交好友也能通过扫码领取资金。

  而更早前,有部分用户发现淘宝APP正在测试支持翼支付,商户信息显示为互联互通收单商户。

  近年来,互联互通成为互联网和支付行业的高频词。虽然目前“一码通用”尚未实现,但机构之间的间接探索仍在推进。在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看来,互联互通是互联网的整体开放,支付作为基础工具,预计将来支付互联互通的方式会有多种。

  支付宝此次上线的“转微信好友”功能,具体来看是借助微信渠道,为支付宝体系内两个未互加好友的账户进行转账。路径上,用户在支付宝-收付款-向支付宝或银行卡转账的页面中,可以选择“转微信好友”,对方可以通过扫码领取到自己的支付宝账户。

  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是支付宝于9月中旬推出的一项小范围测试服务,用户发起转账后,可通过这项服务在微信渠道通知好友接收转账。目前该服务仍在收集各方反馈和进一步完善阶段。

  该人士认为,从业务本质看,这项业务并不是支付行业通常所说的“互联互通”,也不是“转账”,更多是通过产品创新实现更大场景辐射提升用户使用体验。该功能更加适合支付宝不是好友、但在其他社交平台是好友的两人之间转账。

  博通咨询金融行业分析师王蓬博也认为,如果还是必须通过支付宝扫码再收取转账款,实际上和此前一直流行的支付宝红包领取是一个模式,二维码图片更多起到的是通知功能。从便捷度上来看,打开支付宝后不用发起人再操作转账,更多价值还是在满足用户对转账的便捷化需求上。

  另一个需要普及的常识是,两家三方支付机构之间并不能“直接转账”。《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2号令)明确,支付机构之间的货币资金转移,不得通过支付机构相互存放货币资金或委托其他支付机构等形式办理,应当委托银行业金融机构办理。这也是当前任何两家支付机构之间不能不经过银行和清算机构直接进行账户互转的原因所在。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初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中,并未见上述相关陈述。

  支付领域的互联互通内涵并不单一,在线下场景,表现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最终“一码互扫”;在线上场景,则表现为各大互联网服务对不同支付方式的支持。

  2021年9月初,工信部召开了“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要求从当月起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此后多个阵营之间的“墙”开始逐步松动。彼时起,阿里旗下饿了么、优酷、大麦、考拉海购、书旗等应用逐步接入微信支付。淘特、闲鱼、盒马等APP也已宣布逐步接入微信支付。

  事实上,相比2021年初多家机构密集测试时的窗口期,2022年以来支付领域的互联互通的公开信息较少。根据支付宝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2020年起支付宝与中国银联就条码互联互通展开探索以来,推动完成了工行、建行、中行、交行、招行等28家银行和机构的开放合作。

  今年9月末,有用户发现淘宝订单支付页面显示,中国电信旗下翼支付和支付宝、先用后付、云闪付等方式并列,成为新的支付选项。有市场人士透露,翼支付在互联网支付领域的市占率目前仅次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王蓬博向记者表示,支付行业一直以来无法互联互通,主要指利用集团优势对支付场景的把控——比如用户购买小程序上的产品无法使用支付宝,或者线下通过二维码无法进行互扫,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和使用不便。

  在他看来,互联互通是互联网的整体开放,支付作为基础工具,预计将来支付互联互通的方式也会有很多种。

  记者注意到,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今年9月的2022中国(北京)数字金融论坛上就表示,下一阶段,将加快推进数字人民币体系的标准化建设,实现数字人民币体系与传统电子支付工具的“互联互通”,让消费者可以“一码通扫”。

  一位上海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直言,目前探讨互联互通的环境较之2019年做规划时已有了颇多变化,一个非常需要重视的变量就是数字人民币,这也是从另一个维度解决互联互通的路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