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资讯

【西街观察】马斯克来了互联网“走了”

  当初,收购推特消息传来,人们这样质疑钢铁侠。后来,吵不过你但我可以开除你,大家发现马斯克真的在搞互联网。

  推特的大裁员,仿佛是马斯克引爆互联网圈的一把火。从推特到Facebook,再到亚马逊,这场大火越烧越旺。

  上天入地的梦想照进现实,马斯克离自己的互联网近了,而他身后那个美丽的互联网时代却越走越远了。

  红利时期的快乐总相似,低谷期的悲伤却有千万种。马斯克眼中亏损的推特别无选择,只能血流成河。Fcaebook转身,Meta 的多米诺骨牌还在向前倒,前路不明,追兵已至。

  不仅Google感受到TikTok的威胁,Fcaebook也被这个超级社交App逼到墙角。而瞄准Meta社交霸主地位、试图改写社媒格局的,远不止Tik Tok。

  疫情暴发带来的电子商务依赖,亚马逊过去几年急速扩张带来的巨大成本压力,短期内无法消化。如今,消费者在经济不确定性面前捂紧钱袋子,亚马逊不得不让自己过上紧日子。

  互联网寒冬的冰山之下,早就有迹可循。无论剑桥分析是不是导火索,但从2018年起,公众对互联网的情绪积累遇上了导火索,治理内容生态,谋求转型成了早晚的事儿。

  红利吃尽,互联网产业走到十字路口,社交媒体首当其冲。传统的商业模式增长走向尽头,存量竞争时代,新的突破仍是未知。

  移动互联网颠覆性地覆盖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与商业场景,将用户注意力销售给广告商获取收益。在不为产品付费,那么产品就是用户自己的矛盾中,初见时的惊喜不再,早期的创新者成了现在的掠夺者。

  恶评、不满、反思,从下而上地蔓延开来。美国总统拜登在回应马斯克购买Twitter时表示,他买了一家向全世界散布谎言的公司。

  Instagram在去年增设了一系列功能以治理仇恨言论。其中有一个功能被命名为limits,我们在发现互联网的无所不能之后,这个功能词意味深长。

  人人都有麦克风。社交媒体降低公共领域的表达门槛,曾让人无数次欢呼的事情,如今被发掘并不是这么简单。

  无论是关于仇恨言论、虚假信息泛滥的担忧,还是针对信息茧房、群体极化的警惕,都体现了人们逐渐发现并试图理解社交媒体的负面效应。

  面临来势凶猛的裁员潮和马斯克,大家都在问,这是互联网的冰河时代吗?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到底是入侵者还是破局者。